首 页资讯和会刊转型升级行业培训市场研究行业标准化电子竞技场所评级关于协会分支机构
快递通道 »  我要入会  我要评级  我要订会刊  CEST大赛
您现在位于:首页 > 市场研究 > 市场分析 > 正文

站在岔路口,网络直播何去何从?

中国文化报    2016-09-06 17:14:34

    2016年,网络直播是最热的一个风口。据文化部文化市场司行业数据监测点统计,2016年上半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用户规模继续扩大,其中演艺秀场用户达到2.5亿人,游戏直播用户达到2亿人,泛娱乐用户达到1.5亿人。另有数据表明,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间有三四千个直播“房间”同时在线,用户数可达二三百万人次。网络表演(直播)市场实现井喷式发展,同比增长209.3%。

    在井喷式发展的同时,对于网络直播的市场前景,吹捧与质疑同时并存。这一从诞生之时起就快速发展的新兴事物,下一步将何去何从?近日,新京报社在京举办“直播的格局与陷阱”高峰论坛,众多网络直播创业者、投资人、主播围绕这一话题展开了讨论。


从文化娱乐到行业标配?

    网络直播,中国的互联网巨头无一缺席。以腾讯、阿里巴巴、乐视、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相继开拓或增加了直播业务,与独立平台展开激烈竞争。以明星、“网红”为中心的直播事件热度快速提升,多个明星直播同时在线人数逾千万。直播平台开始拓展专业内容的制作和运营,逐渐与游戏、综艺、旅游等内容提供商开展合作。

    “直播之所以火,是因为它为普通人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只要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账号,人人都能实现和世界的零时差互动,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此时此刻,而不再是那时那刻。”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说,对受众来说,时差的消除给了他们更多参与感,由“我们观看这个时代”变成了“我们参与这个时代”。

    说起网络直播,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网红”、明星等大众娱乐行业,但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认为,直播的影响力已远不止于此,它将有望成为各行业的标准配置。如媒体可以做新闻、旅游网站可以做旅游、金融理财产品可以用它促进销售。“直播将成为一种普遍的表达方式。”周鸿祎说。

    近日,北京圆明园遗址公园也赶了回新潮,通过直播软件进行了一次考古实况直播,向公众展示西洋楼遗址区的远瀛观考古现场,让更多人在网络上“近距离”观看并了解考古工作。据悉,直播1小时内,共吸引4.5万人观看,获得11万人次点赞,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上述观点。


打赏还是最重要的商业模式?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个新兴产业能否取得市场成功,关键在于能否找到明晰可靠的盈利模式。不同于传统视频网站以广告收入为主,网络直播从一开始就将盈利模式建立在其社交属性和交互性上。

    据了解,尽管目前直播行业在探索各种各样的盈利手段,但就整个行业而言,依靠用户向平台购买虚拟礼品为主播打赏,再由平台与主播进行分成仍是最主要的盈利模式。主播得到的打赏越多,平台的收入也就越多。因此,在线直播对用户流量非常依赖。

     “广告、用户付费等模式都有很大增长空间。”周鸿祎认为,打赏不应该是直播行业今后最主要的商业模式,而是可以更加多样化。而YY联合创始人董荣杰则认为“打赏是没法舍弃的,这是最成熟的商业模式”。董荣杰表示,对创业公司来说,营收能力很重要,直接决定了其能不能在“百播大战”里活下来。“对网络直播创业公司来说,在打赏这一主要商业模式的基础上,探索游戏运营等其他的营收模式,可能是最好的。”一直播CEO韩坤则认为,打赏是网络直播行业最重要的商业模式,但要区别平台本身的定位。“当平台越来越大时,打赏只能算营收的一部分,商业广告的植入、品牌的代言收入也会非常高,而且不用有太多的分成。”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网络直播的推广成本、带宽成本和主播签约成本均较高,仅依靠用户购买虚拟礼物进行打赏和流量广告两种变现方式很难维持发展扩张,使得网络直播的商业模式仍处于探索阶段。


行业面临大洗牌?

    2015年,某主播在“斗鱼”平台直播游戏“英雄联盟”时,聊天室显示观看人数超过13亿,直播平台数据造假从此成为行业公开的秘密。这些乱象的存在,让人对火热的网络直播行业产生了怀疑:直播只是又一个被过度吹捧的风口?一些主播频频违规,直播平台的数据造假丑闻也不绝于耳,内容暴力色情等直播行业的泛娱乐化、同质化泛滥现象也饱受诟病。业内人士担忧,行业秩序混乱最终会烧到直播行业自身,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资本进入的风险。

    今年4月,文化部开展了对互联网直播平台违规直播行为的专项整治行动,要求网络主播必须实名认证。7月,文化部公布首批网络表演黑名单,依法查处23家网络文化经营单位共26个网络表演平台。同时,文化部印发《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通过部署实施“双随机一公开”,进一步明确和强化网络表演经营单位主体责任,加强对网络表演市场的事中事后监管。

    监管风暴之下,直播平台如何应对政策风险就显得尤为重要,加强行业自律成为不少直播平台的共识。针对业内乱象,百度、新浪、搜狐、爱奇艺、映客等20余家从事网络表演(直播)的主要企业负责人今年4月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此外,对于播出涉政、涉枪、涉毒、涉暴、涉黄内容的主播,情节严重的将列入黑名单。

    运营成本高、商业模式同质化及政策监管严,让直播平台压力重重,洗牌将不可避免。“当一个行业被认为可以连接一切的时候,恰恰说明行业的岔路口已经近在眼前。在这个岔路口,我们应该思考的是,直播的下一步会是什么?”戴自更说,泛娱乐是人性浅层次需求,而更有价值的信息、功能需求仍然亟待开发。

责任编辑:沙均奖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 中央网信办 | 中央直属工委 | 民政部社管局 | 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 |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 中国智力运动网 |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电商分会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49955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294号